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海鸥小姐与外面的世界》
[我觉得克莉斯多小姐,你需要个朋友。]我们两个坐在松软的白雪上。海鸥小姐提议道。
诶?
[表达能力太差啦]海鸥挪揄道。
很不开心地哼哼唧唧着以示抗议。
[小多,你知道雪原外面的世界吗?]海鸥突然问道。
不知道。
[好可怜诶……那样真不自由。虽然你也是迫不得已。]
[那我给你讲讲呀。]她突然两眼闪着光。
[你知道吗——世界上有哪几块地域?]
摇了摇头。再说,我本来就是不知道,你才讲啊。
[这个世界呀——非常大呢!]她自顾自地继续说,双手比划着世界有多大,但无论画得再大她也没说足够。
比雪原还大吗?我决定给她一个台阶。
[那可比雪...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海鸥小姐与信》
最近冰原来了位海鸥小姐,背着一个墨绿色的斜挎包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是信哟。]他看见女孩子好奇的眼神,含着手指在他的包旁边转圈儿看,笑眯眯地回答道。
......信?是什么
[是思念哦。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想得很,想得不得了的时候,写下来的信件。小多,有这样的思念吗?]
有吗......?好像有吧。
[看样子是有呢。]他笑笑,弯下腰递给女孩子一张纸。白白的,薄薄的。啊,虽然没有雪这么白,但从来没有见过。
[写下来吧,你的想法]
他的声音像带着蛊惑,附在耳边轻吐出话语。
但却紧紧捏着纸的边缘,捏得皱皱的,眉头也皱...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雪狐先生》
时光一点一点溜走,就像爱丽丝一直追赶的那只兔子,赶时间般跑走了。那时间是兔子偷走的吗?不知道。
冰屋不再跳跃着暖融融的橘红色了,也没有哼着小曲儿的婆婆。
取代的是轻伏在曾经婆婆身旁,静静送走这位老人的雪狐先生。
他是冷冰冰的,外表就是块又冷又硬的大冰块。
他老是像对我很不待见似的,瞟我一眼就哼哼鼻子转过头。
真讨厌。
好想婆婆啊。
                 ...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雪狐婆婆》
一双温柔的手抚上脸颊,毛茸茸的,很舒服。
[跟我回家吧,小姑娘。]
听到的第一句话。

暖融融的橘黄色笼盖着整个冰屋,还在微微地跃动着。年迈的,有些苍老的老婆婆,为那孩子编织着衣物。哼着悠远的不知名的小曲儿,脚下轻轻地踏着节奏,手中的衣服翻织着,一针一线地逐渐成型。

[合身吗?]
编好的衣服滑丝丝的,软溜溜的,从衣物沿边逐渐蔓延上的颜色,也慢慢地,慢慢地爬上了她的心。
[很合身,很漂亮。]
[还有......谢谢您。]
这是从那张小口里蹦出的第一句话。

      ...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克莉斯多》
她醒来了,在一片白茫中。

一头软乎乎的黑发晃晃着,头上的黄色丝带跟着抖动,一双碧瞳迷瞪着四处张望,混沌的脑袋还没法分辨。

只有一片白,一片,茫茫的白。

救命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

【知乎体】男票没有眉毛是种怎样的体验?

好可爱啊XD

兜兜啊丢丢:

如题,男票长得还不错,跟他在一起一个月了,有天晚上住在他家,隔天早上起来竟然发现他没有眉毛?!!!事后他也跟我坦白说以前的眉毛是眉笔画出来的,求我内心心理阴影面积啊!这么帅的男孩子竟然没有眉毛,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才好了,想知道大家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吗,告诉我该怎样对待他呢?



美/利/坚的hero

唯有亚蒂与汉堡不可辜负




初恋哥哥、红茶绅士、今天usk结婚了吗等8785人赞同

泻药



先讲个故事吧,hero的男友是个英/国人,最典型的...

光影交替【长篇HP设】(主米英,副亲子分)

*HP设
*CP主米英,亲子分(此章无)。此章普洪,微独伊。(其余CP出现不定,会打tag的)
*异色以及娘塔出没(此章无)
*你试图保持决心,但她拒绝了【雾】
第一章
“呜哇!亚瑟,我们好像赶上了。。。”“baka还不是因为你早上赖着不醒!”在大礼堂原本应该热闹的人群中,却有不和谐的俩人正猫着腰在人群中穿梭。那个蓝眼的男生牵着另一个正喋喋不休埋怨的绿瞳少年到处寻找他们的学院坐席。大礼堂里全是相隔一个暑假不见的学生们,相互热络着,一片欢乐中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迟到的“重要人物”——一个斯莱特林的男学生会主席,一个格兰芬多的击球手兼队长。

“啊,你们俩终于来了呢,大家在等你们呢。”

在他们身后冷不...

就是个小段子(米英)

*是个突而其来的脑洞

*文笔很渣,会ooc

*常异色娘塔都有,本来还想写娘塔异色但觉得都要写成短篇就没加_(:з」∠)


艾伦深深觉得这个月是他的倒霉月——你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那混蛋哥哥——阿尔弗雷德上回不知在哪个旮旯的洋馆回来后,骨折了左脚踝,现在他不得不“履行”弟弟的职责——扶着他。关键是扶就扶吧,关键是这货见他那小恋人时也是我······重可忍,秀不可忍!

“嘿!艾伦!Hero我一个人先去亚蒂家了哟XD”啊,阿尔弗雷德果然又去看亚瑟了……一股蠢气和恋爱的腐臭味都弥漫到我这边了好不?!算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