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西沉

你好,这里是“明月西沉”。绝大部分都是关于自家oc的,他们真好。

是根据 @沼泽地 老师的那张杀手蒂有感(就纯粹想看耍帅而已)(沿用了老师那张图的衣服)(不好看求老师原谅我渣)
为什么没有玛呢?(其实在蒂凡尼的右肩,不过后来太丑擦了2333)玛:mmp

p1是我和我闺密,p2.p3是她室友的杰作哈哈哈哈哈

关于乔伊的过去

(1)过去

乔伊是后巷的人,她的父母病逝,哥哥为了自己能继续待在巢里,舍弃了她。她一个人独自待在了

后巷里,挣扎着。她从最开始的惊魂未定到逐渐熟练,最后已经完全熟悉了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

她最开始是恨哥哥的,她能活下来,除了本能,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向她哥哥报当年遗弃之仇(其

实内心深处只是再想见他一面而已)。后来厌烦了,厌烦这样每天重复想着自己如何做才能活下

来,而且永远不能逃出这个循环,而离开了后巷,通过熟人的“介绍”而来到了脑叶公司。她知道这

里不是个什么好地方,也许只是想找条新的路去死,她不想因为被哥哥遗弃才活不下去,她要有意

义地去死,不要像条可怜虫一样去死。

(2)缘份

她因为很出色的战斗能力,被主...

*意识流作品

*文笔烂,请谨慎观看

*这是一个自家脑叶员工自身的经历(谁看的出来啦)

他说他看见了麦田上的白塔,它耸立在蔚蓝的纯净的天空,静谧辽远的天空,一直延伸向远方的灿烂与希望的明媚之地。

他当时伸出了胳膊,手掌却没有握住白塔。为什么呢,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网笼早已失去它的作用。

他便开始跑起来了,像是拿着捕蝶网追赶蝴蝶一样,好像是想抓住某种无色无味随时会消散在无形中的东西。

他穿着早已没有光泽的旧皮鞋,身旁掠过金色的森林,掠过红白的瓦房,掠过灰色的飞鸟,踏上了桥。

明明是连接两岸的纽带,他却开始害怕了。

逐渐后悔自己为什么期望。

不想越界,我不想越界,界的那边世界不属于我。

可后路已被阻断,亲手砍掉的木桥板条...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海鸥小姐与外面的世界》
[我觉得克莉斯多小姐,你需要个朋友。]我们两个坐在松软的白雪上。海鸥小姐提议道。
诶?
[表达能力太差啦]海鸥挪揄道。
很不开心地哼哼唧唧着以示抗议。
[小多,你知道雪原外面的世界吗?]海鸥突然问道。
不知道。
[好可怜诶……那样真不自由。虽然你也是迫不得已。]
[那我给你讲讲呀。]她突然两眼闪着光。
[你知道吗——世界上有哪几块地域?]
摇了摇头。再说,我本来就是不知道,你才讲啊。
[这个世界呀——非常大呢!]她自顾自地继续说,双手比划着世界有多大,但无论画得再大她也没说足够。
比雪原还大吗?我决定给她一个台阶。
[那可比雪...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海鸥小姐与信》 最近冰原来了位海鸥小姐,背着一个墨绿色的斜挎包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是信哟。]他看见女孩子好奇的眼神,含着手指在他的包旁边转圈儿看,笑眯眯地回答道。 ......信?是什么 [是思念哦。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想得很,想得不得了的时候,写下来的信件。小多,有这样的思念吗?] 有吗......?好像有吧。 [看样子是有呢。]他笑笑,弯下腰递给女孩子一张纸。白白的,薄薄的。啊,虽然没有雪这么白,但从来没有见过。 [写下来吧,你的想法] 他的声音像带着蛊惑,附在耳边轻吐出话语。 但却紧紧捏着纸的...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雪狐先生》
时光一点一点溜走,就像爱丽丝一直追赶的那只兔子,赶时间般跑走了。那时间是兔子偷走的吗?不知道。
冰屋不再跳跃着暖融融的橘红色了,也没有哼着小曲儿的婆婆。
取代的是轻伏在曾经婆婆身旁,静静送走这位老人的雪狐先生。
他是冷冰冰的,外表就是块又冷又硬的大冰块。
他老是像对我很不待见似的,瞟我一眼就哼哼鼻子转过头。
真讨厌。
好想婆婆啊。
                 ...

雪原

#童话风(大概)
#新人,文笔不好
#是个系列
#每一篇很少,内容很乱
——《雪狐婆婆》
一双温柔的手抚上脸颊,毛茸茸的,很舒服。
[跟我回家吧,小姑娘。]
听到的第一句话。

暖融融的橘黄色笼盖着整个冰屋,还在微微地跃动着。年迈的,有些苍老的老婆婆,为那孩子编织着衣物。哼着悠远的不知名的小曲儿,脚下轻轻地踏着节奏,手中的衣服翻织着,一针一线地逐渐成型。

[合身吗?]
编好的衣服滑丝丝的,软溜溜的,从衣物沿边逐渐蔓延上的颜色,也慢慢地,慢慢地爬上了她的心。
[很合身,很漂亮。]
[还有......谢谢您。]
这是从那张小口里蹦出的第一句话。

      ...